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11月3日    天氣:晴

  暫時處理好現實世界的事情,我今天選擇在夢境世界醒來。

  一眨開眼睛,此時我已經呆在酒吧房間床上,小小的床上只有我、凝雪和覺三人同床----覺睡在我們之間。雖然睡著,但卻是朝著我的方向睡著,而且還是雙手抱緊貼緊我的手肘那種睡法。

   「覺好像太喜歡黏著我這個爸爸了?哎啊,我這個女兒真是太可愛了~ 說不是日後就連凝雪都會吃這個女兒的醋呢~」

  我這麼想著同時,用另一隻沒被覺抱緊貼住的手輕碰一下覺的小臉蛋。

  但即使是如此輕輕的碰了一下,出料我意料之外,覺竟然立即醒來,而且還學我一樣伸出一隻小手指,朝我臉似乎想做相同的事情----我這時發覺 覺 連睡覺也載著指頭露出的機娘手套。

  儘管覺的一雙異色瞳風格顏色不一,但如今還是流露著高興的目光,她朝我叫喊著,“爸……爸~”

  “喔~  覺 醒來了~ 爸爸回……嗯......?!”

  說到這裡,我突然意識到有什麼不妥。

  “咦……?覺,你剛才……說了什麼……?”

  她不時的朝我眨著小眼睛,目光似乎帶著好奇,然後張口,“爸爸~ 爸爸~”

  幼稚而奶氣的聲音從覺的口中發出,但這對我而言這大概都可以用「瞠目結舌」四個字來形容了----別看覺現在的身型就足有一個兩歲大左右的孩子,實際上她才出生兩個月多一點的時間……。

  半歲未滿的孩子居然已經可以喊出“爸爸”一詞,而且還可以獨立行走,以及表達自己的情感。

  這實在是……。

  “喔喔喔~!”我一下子就把覺擁入自己的懷中并在床上左右不停的滾動著,“覺居然懂喊爸爸了啊~ 好聰明哦~!”

  滾動了好几下的我一下子又停了下來,“乖,覺再叫几聲來給爸爸聽聽好不好?”

  “爸爸~ 爸爸~~!爸爸~ 爸爸~~!”

  “覺真是超可愛的~~ 不如我們叫醒媽媽一起出去玩吧?”

  我此刻真是相當的興奮,看來我這個女兒日後會非常聰明呢。而覺此刻就連小臉蛋都貼在我的手上,不過她卻是不停的搖著頭。

  “誒……為什麼呢,媽媽會好傷心的哦。”

  “唔~”

  覺歪著小腦袋,似乎并不懂我這話的意思,這讓我稍為懊惱的撓了撓頭并回答,“那好吧,就只有今天哦~ 我們不要吵醒媽媽出去玩就好了。”

  覺又重新笑起來并點頭。

  下床,然後外出,這時候才是清晨,而我則手拖著這麼一位小機娘女兒外出,這好像是第一次的體驗。

  就連紫梓薇兒粉晴她們都沒有試過的體驗。

  前往米字路口的期間,日出了……覺馬上用另一隻手擋住自己的黃色眼睛(邪王黃眼),小小的機娘服露出了腋下。

  我一下子就抱起了覺,讓她坐在自己的手臂上,問她,“這眼睛對陽光不靈光?”

  “唔~!”

  她仍然擋著自己的黃色眼睛朝我回答,但意義不明。

  我們順著米字路口的指示,來到了東翼大廣場。自己好像都好久沒來這裡了,但變化好像沒有太大,真正變化大的是今天來這裡陪自己的不是別人,而是跟自己的小機娘女兒單獨前來。

  這讓我想到了跟凝雪的第一次見面。

  見面即約會。

  這麼說起來,這也是我和覺的第一次「小小約會」呢。

  帶著這樣的想法,我抱著覺來到了廣場的旋轉木馬處,這裡播放著一些優美柔和的音樂,但木馬停止著,沒有工作人員、也沒有任何人在這裡等待著。

  “喜歡旋轉木馬嗎?”

  我抱著覺走了進去旋轉木馬上的坐椅旁,然後就這樣問著覺。

  “爸爸~”

  她把整張小臉蛋都靠在我的身上,似乎有種不想要我離開和放手的感覺,實在是太黏人了。

  當然,我并不討厭這種感覺,相反還很享受。

  “目前覺還是只會叫爸爸呢……。”我接著說,“但既然說好了今天和覺玩一天,那要不要和爸爸一起騎木馬啊~?”

  “嗯~”

  覺的小腦袋不停的向我點頭。

  我抱著覺一起坐在大木馬上,這時候旋轉木馬開始動起來了。配合著周圍播放著的音樂以及造成的氣氛,覺在玩的時候才把手從眼睛處放下來,并雙手抱著我頸對我露出一副很可愛的笑容。

  純潔無瑕的目光,仿如清水一般的清澈眼神。

  還有那小小的嘴唇。

  隨著音樂一邊轉動著,我輕輕捧著覺的小腦袋----往額頭的方向親吻了覺一下,立即就讓她的臉泛起了一片笑紅,整個人變靜了起來并目不轉睛的看著我。

  就好像有什麼感情一般即使噴薄而出的感覺。

  跟女兒一起玩耍的時間好像過得特別快,一下子就到了黃昏了。

  覺又用自己的手重新擋住了自己的黃色眼睛。

  明明是多麼漂亮的一雙小眼睛。

  玩完了,體力自然有所下降,因此我打算和覺去到最讓我印象深刻的英式下午茶廳。

  其實在這英式下午茶廳附近,才不到几步就分別有一家快餐店和情人餐廳。當我抱著覺來到了下午茶廳的門口前,覺突然用手摸了摸我的下巴好像示意著什麼。

  “怎麼了覺?”

  她手指指向了另一個方向,順著她的指頭方向望去,卻看到她居然指向情人餐廳。

  這讓我不由得生出一點懊惱。

  雖然我也很想和覺去,但是以父女的關系前去這餐廳好像多少又會有點問題……而且這還可能會灌輸給覺一種不怎麼好的觀念。

  “這樣不合適父女前去的哦~”

  我只得這麼回答著。

  覺歪著臉似乎不太懂,之後又點點頭。

  往英式下午茶廳裡面走去,店員就急不及待的馬上替我們進行下單的工作,直到他/她(?)把食物都放在餐桌上我們這才反應過來。

(夢境世界的原居民是一些有著白霧看不清臉容的白影人)

  一杯咖啡、一杯奶茶、一座英式下午茶盤塔,在兩層的盤塔上都有著不同的糕點或西餅,顯得這茶盤塔十分精緻。

  但是這仍然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。

  “這個要多少錢……哦不,我指代價。”我指著那個茶盤塔,扭頭問那位看不清臉容的店員,“我們怕吃不完呢~”

  “價格乃不能「不能浪費」,請你們慢慢用。”

  隨即店員便退後繼續自己的工作。

  覺望看這上盤的蛋糕,睜開好奇的目光同時又張開著她小小的嘴巴----這個又高又似乎很美味的茶盤塔糕點,對第一次吃這些東西的她而言,給她的體驗絕對是難以忘卻的。

  “覺,第一次喝下午茶吧。”

  其實現在已經是黃昏了,還算什麼下午茶。

  “想吃什麼?上層的小蛋糕,要爸爸喂嗎?”

  看著她目光的方向望去,我早就知道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些上盤的糕點上了,最起碼的是在我話落以後她都一直點著頭。

  我拿了一個上層的小糕點,并遞到覺的面前。

  她倒是很可愛的咬了一小口,但更讓我想不到的是,她居然又推著我的手放在我的面前。

  我不由得笑了笑,把覺咬過一小口的小蛋糕一口吞下。

  這讓覺顯出一副非常高興的樣子。

  結果我們一直重複著「爸爸喂咬一口,又把糕點還回來的過程」。

  吃完了這一整份的茶盤塔糕點(實質上基乎都是我吃下去),我感到一陣恰好的感覺。倒是出乎我意料的,覺和我一起都堅持到了最後----她好像很喜歡吃東西呢,至少這些糕點她都吃過不停。

  每一口雖然都很小,但都沒有停下。

  不過以她那小小的身材,她那小小的胃袋其實都快要被撐滿了吧?

  最後則是飲料。

  除了奶茶和咖啡以外,當然還有一個精美茶壺是拿來裝水的,我不想讓覺這麼快就接觸這些含有咖啡因的飲料,因此我便給她倒了一杯小小的水。

  儘管只是一杯小小的水,但她還是沒有怎麼喝,只喝下了一小口。

  似乎她對飲料和水的興趣都不大。

  回想到先前日木一鎮(沖繩)那邊的笨蛋機娘提到過的「加油」,難道自己的小機娘女兒就不用進行加油了嗎?

  我還是把奶茶和咖啡都一并倒進自己的肚子裡去,這好像實在是提神了點。

  真是擔心今天都不用想著睡覺了。

  在黑夜回家的路途上,玩過又吃過的覺已經睡在我的懷中,一副微笑滿足的樣子。

  晚安了,我那最喜歡黏著我的可愛小機娘。
1

評分次數

  • kingchi

本帖最後由 小添 於 2017-11-22 18:00 編輯

11月4日    天氣:晴

  昨晚回到家的時候,凝雪已經入睡了。

  因此我把懷中的覺小心翼翼的放在我倆的中間,「晚安」的一聲過後,我便閉上眼睛休息。

  倒是沒有被咖啡和奶茶所影響到。

  至於今天醒來情況其實跟昨天的都差不多,覺還是朝著我睡同時雙手抱著我的手肘,不過我倆之間的距離好像變得更靠近我了。

  嘿,真是離不開爸爸的女兒呢。

  也不知道長大以後的覺還會不會這樣子呢。

  想著想著,我又想重複像昨天一樣的舉動,用手指輕碰一下睡著中的覺的小臉蛋一下。不過讓我意想不到的是,覺這時候小臉蛋碰巧的動了一下,有點像打呵欠的樣子但又不太像。她一下子張開小嘴就輕咬著我原本想要碰她小臉蛋的手指----

  更糟糕的是她那小舌頭的觸感……。

  帶著溫熱且黏黏的觸感傳到我的手指上,小舌頭還不時的在我的手指上滑動著,仿如一條小小的小蛇……。

  小臉蛋還是一樣的可愛,沒有張眼。

  我盯著覺,“……覺,你是不是醒來了?”

  覺沒有回應,一直在吸吮著我的指頭,但看似還是睡著無意識下的動作?大概是我想多了吧,我不由得對其笑了笑,“爸爸的手指可不怎麼好吃呢……。”

  我將已經抱緊我手的覺擁入了自己懷中,然後躺在床上往凝雪的方向爬去,另一手則伸長將覺和凝雪輕輕抱住。

  我這個舉動做得相當小心翼翼,她們此刻都睡得好熟呢。

  在觀察著她們的睡容同時我還發現到另一件事件,無論覺兩側的機械角怎麼的硬,都好像總不太會刺到自己----總是在很巧妙的情況下,明明筆直的角卻好像很流線般的避開以免直刺我的身體。

  我想這可能是覺無意識做出的反應。

  抱著她們好一段時間,我還是打算悄悄的下床。不過覺還真的抱得我好緊,而且還得小心翼翼,在不弄醒覺的情況下,這實在是花了點時間和工夫才勉強的悄悄從床上下來。

  走了下床,我第一時間往艾莉希雅的房間走去。

  門沒關,我探眼望去,她這時候正默默的織著一個眼罩,因此我這時候輕輕的敲了敲房間木門,并問,“能進來嗎?”

  “請~ 姐姐的門開著哩~”

  她的手仍然在工作中,但仍然朝我微笑著。

  “在為覺織眼罩?”

  我走上前并站在她的床旁問。

  “是哩~ 其實哩~ 先前已經弄了個白色的,想要配合覺的粉白色機娘服和角,但她好像不是太喜歡,現在弄一個淺綠色的,另已有一個黑色已完成,讓她能挑選一下。”

  看著艾莉希雅還在努力的替覺織著眼罩,我這個當爸爸的卻好像什麼都無法給予覺的。

  你說吃和玩?

  抱歉,這種事情換成任何一個人來辨都是可以的,包括艾莉希雅。

  “……其實我是覺得不用眼罩也是挺好的……不過覺想要眼罩的話那就隨她吧。”

  “覺沒眼罩很多時候連百合和凝雪正面都不願見著。”艾莉希雅回答。

  不會吧,居然這麼誇張?

  “嗯?怎麼不願見……她明明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都沒這問題啊……。”我又想了想,很快的便想出一個辨法來,“而且,我覺得艾莉希雅你也不用這麼花時間的把眼罩一個一個的做好,先讓覺選擇好自己想要的眼罩顏色不好嗎?”

  “對啊~ 要如何讓覺表達想要的眼罩顏色呢?”

  “其實也不知道這個方法行不行,就是讓我來問覺,然後艾莉希雅你就準備一小截不同顏色的碎布……覺應該能聽得懂吧?”

  “好~ 馬上辨~”

  她開始準備著有如彩虹七色般合共七段的小布碎。我則回到房間,看到覺和凝雪已經在床上醒了過來----只看到凝雪正擦亮覺的小臉蛋,而覺此時是背對著凝雪。

  不過當我一回來,覺的目光就立即轉到我的身上。

  凝雪也跟我說,“小添,好像沒有……嗯,好久許多事情了呢。”

  “……抱歉,的確很久沒回來過了,那邊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……。”我頓了下,又問,“那……凝雪有記掛著我嗎?”

  “當然很想念小添!”

  她就連覺都顧不上,一下子就從床上走下來抱著我。

  真是委屈她了。

  覺看到這個畫面,就連她也好想走近過來,但她卻突然擺出一副不會離開床的舉動,站在床上的邊緣朝我伸手。

  這讓我不由得笑了起來,“哈哈……凝雪一下子就忘記了覺哦?”

  “父母忘了子女當然不可能,只是……。”

  “那要不要試試凝雪有沒有變重呢~”說完,我就故意沒等凝雪反應一下子的就攔腰抱起了她,往床旁方向走去,稍稍放下凝雪,然後又重新把凝雪和覺抱著,開著玩笑道,“哎啊~ 凝雪好像變重了呢~ 當然覺也是~”

  “凝雪明明沒變!但沒想到小添會覺得我們的覺是重……。”

  大概是因為被我抱著的關系,覺仍然在微笑著。

  “覺變重就證明她有成長啊~ 我又不是說變胖~”我望向覺,“覺,你說爸爸說得對不對~”

  她朝我超可愛的猛點頭,就跟小雞喙米一樣。

  這個女兒真是萌哭我了。

  “但近期凝雪的心意都在這個家和覺上,漸漸脫離了手機精靈的工作,卻因為這樣沒了解到小添近況變化。”

  “感受我哪兒變化了?”我問凝雪。

  凝雪便一下子的正面貼緊著我,就連對方呼吸時所噴出的氣息都能清楚感受到,“……觸覺還是不夠靈敏哩。”

  這擺明了是送我福利好吧。

  而且我還能清楚感受到凝雪的乳量有提升了兩成之多……大概是因為當上了母親的關系?

  我伸手輕摸著她的銀白色秀髮,“這不急來……我懂你就好。”

  “總是單方向呢~”

  凝雪柔聲說完以後,艾莉希雅便拿著已經完成了的黑眼罩、淺綠眼罩和七種彩虹單色的布條走進房間打算詃覺來挑選。

  哎糟了,我都完全忘記了這回事!

  我只得當作這件事情沒有發生。

  艾莉希雅把布條放在覺的面前,但這回覺卻變得相當猶豫呢,不知道她會選哪個呢。

  作為父母的我們也猜不到覺心裡所想的答案,或者根本就還沒有答案。因此我問凝雪,“凝雪覺得哪種顏色適合覺呢?”

  凝雪想了一下,然後回答,“……藍色?”

  覺聽到了凝雪的想法以後,雖然她還沒有下定選上哪種顏色,但她卻偏把藍色的布條給移開了,似乎并不打算選擇藍色。

  這讓我忍不住皺了皺眉頭。

  我怎麼突然覺得,覺好像對凝雪有一種莫名的討厭和不喜歡呢?已經有過好几次相同的感覺,這回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。
返回列表